主页 > 校园新闻 > >> 直播课堂不是教育的正确打开方式

直播课堂不是教育的正确打开方式

日期:2020-06-30 17:24
  近来,一个名为“水滴直播”的网络平台上出现全国多地校园的讲堂直播画面,引起热议。记者发现,参加视频直播的校园涉及多个省份,从幼儿园至高中毕业班均在其中,直播场景多为教室,也有学生宿舍。家长对此情绪纷歧,有人认为这能让他们“见证孩子的点滴”,也有家长担心出现安全隐患。有学生则坚决对立,“就算是为了监督学生,结果向大众直播,也太不顾忌学生隐私了。”
  
  在全民直播年代,任何日常行为都或许被搬到直播平台之上。假如说,个人将自己的合法行为进行直播,不会导致太多情理纠葛,那么,将讲堂乃至宿舍活动在未经同意的状况下就公开直播出去,就值得审慎打量。
  
  直播中小学讲堂并将画面发送给特定家长,这是不少中小学的做法。很多家长担心孩子欠好好听课,或许授课教师欠好好讲课,乃至或许对自己的孩子有非正常举动,比方过度体罚、猥亵等。所以,以为了孩子的名义,他们会要求校园在教室装置直播软件,以便随时看到孩子的状况。
  
  但是,若没有获得同意、授权就将讲堂行为直播出去,既侵略了学生的隐私权,也损害了一些监护人的监护权力。要知道,家长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,有义务维护未成年人的人格权。假如他们对或许侵略孩子隐私的直播行为说不,校园就要考虑他们的定见,而不能简单依据“少数服从多数”的所谓民主原则,无视他们的定见。
  
  别的一个问题是,一些校园在直播的时分,并不仅仅针对学生家长直播,而是公开直播。很多学生的相貌、衣着、行为举动彻底暴露在陌生人眼里,假如被一些心怀不轨者盯上,或许会危及人身安全。尤其是对一些幼儿而言,由于防风险才能较弱,他们更容易陷入风险。
  
  侵略学生隐私权还仅仅法律意义上的,直播带来的最大隐忧是:它会制作一种监控、限制气氛。一举一动都在镜头监控下,这让学生感到极大不自由。为了让镜头背面的家长满足,他们会故意控制自己的行为,自我扮演,这对构成健全的人格没有优点。
  
  正如赫拉利在《人类简史》中提到,人发明了东西,反被东西所驯化。直播东西进校园,可作如是观。直播学生学习生活状况,看似是“为你好”,但恰恰是这种保姆式培育形式,让学生一些正常的行为遭到极大约束,影响了他们的正常成长。值得格外注意的是,这是一个科技赋权的年代,各种新的互联网东西被应用到各种现实场景,确实会对人的出产、生活产生革命性改变,但假如它们违背正常的社会工作逻辑而强行入场,效果或许恰恰相反。

版权所有:时杨中学校园网 网址:www.ycssyzx.com